雨柒

【不定期更新】脑洞有啦,有空就写

【肖奈×若白】不太一样的感情

若白开始觉得他和肖奈的感情有点跟别人不太一样了。
那天他们两个下楼梯,一个低头走路的男生正准备撞上若白,身后的肖奈快步走向若白,用右手把他拥入怀中,侧身与那人错开。
若白比肖奈矮了些,视线自然被挡住,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,只是盯着肖奈的校服发呆。肖奈松手放开他,轻声问道:“没事吧?”若白回过神来,摇摇头后说了声谢谢。
若白事后想起来总觉得有哪里不对,可又说不清楚,他和肖奈的感情,模糊得他不知如何划清界线。
后来学校举行篮球赛,若白鬼使神差地就答应了肖奈来看他打比赛。身边大多都是来看肖奈的女生,他一个男生混在其中,倒有一种怪异的和谐。
中场休息的时候,肖奈走去观众席,中途有不少女生来给他送水,他一一拒绝后坐在了若白旁边的座位上。“有水吗?”若白把放在附近的矿泉水瓶拿给他。看着肖奈喝水的样子,若白才想起了那瓶水是他的,他拿错了……
若白不自在地看着肖奈,在心里纠结要不要告诉他,他似乎是有洁癖的。纠结再三说出了口,没料到肖奈听后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句“嗯”,好像喝的是他自己的水一样。
球场上的队员在大声喊肖奈的名字让他回来,肖奈拧好盖子,把水还给若白,留下一句“等我赢了请你吃东西”就跑回了球场。
若白看着肖奈远去的背影,默默地想:你怎么可能会输,不过就是想请我吃东西罢了。
他们的感情,好像真的不太一样。

【肖奈×若白】牛奶

家里时常会备有纸盒装的牛奶。
若白说,一是为了肖星曦,因为小孩子需要喝牛奶补钙、长高,不过小朋友更喜欢喝旺仔牛奶,因为很甜。
二是为了肖奈,肖奈这个人工作经常会在家加班到半夜,免不了要喝咖啡提神。若白担心他会因此失眠,也让他跟着肖星曦一起喝牛奶了。

……其实还有第三个原因。
肖奈其实比若白要高出一点。那天在商场拿顶端的商品时,若白踮起脚也够不着,还差那么一点。最后肖奈站到了他身后,轻松地超过若白的手指拿到了。若白回头看他,肖奈只是一脸“怎么不叫我帮忙”的表情。
若白其实是有点气的,于是之后都偷偷拿盒牛奶喝。虽然明明知道自己到了这个年纪已经不长了,但还是想试试,说不定……哪天就高过肖奈了呢?

【肖奈×若白】公筷

以前的若白觉得,一个人生活也很好,不用想着帮别人准备些什么,饭菜按自己的喜好来准备。说不定过得还比两个人好。
现在的若白觉得,两个人生活也不差,想着今天帮肖奈准备些什么,饭菜按两个人或是偏肖奈的喜好来准备。这样简单但却是表达了若白这种不善言辞的人最大的关心。
——
当肖奈提出要来若白家吃饭时,若白其实是想要拒绝的,但又想不到什么好借口。
最后给肖奈做了一桌拿手的家常菜,把饭菜全部摆上桌后忽然想起一件事,向厨房的方向走了几步后扭头问道:“那个,你要不要用公筷?”若白平时都不需要的,今天来了客人,自然是要问一下的。正在品尝的肖奈提起头,筷子还在嘴边,“如果是你的话就不用了。还有,你做的很好吃。”
当时的若白并没有想太多,只是觉得他找对人了,自己就应该为这样的人做上一辈子的饭,肖奈他值得。
——
肖星曦去完同学家吃午饭,在家吃晚饭时问:“为什么我们家没有公筷啊?”若白马上想起了之前的那件事,耳尖变红,不知答什么才好。肖奈望了他一眼,笑意盈盈地答道:“因为我们是一家人。”

一点脑洞⬆️

【肖奈×若白】朋友的婚宴

(来啦来啦~抱歉久等了,是个混更不要介意,上学就忙了,拖着拖着变成了现在才发。之前和母上去参加过,感觉情节还挺有趣就写了)

“肖奈你去不去参加婚宴?”“你要去?”
“对啊,那是我高中同学。”“你觉得呢?我得去看着你啊。”

——
若白要去参加的是他高中班长的婚宴,那时两人座位离得不远,自然就熟络起来,毕业后也有来往。这次婚宴便是邀请了若白和其他好友来参加,剩余的是家人亲戚和工作朋友,足见两人的关系之好。
离开始还有一段时间,各桌的人都到得差不多了,若白一行人刚坐下不久,桌子就坐齐人了。
肖星曦第一次来这种大场合,拉着若白左逛逛右逛逛,把整个场地逛完了才回到座位上吃糖。
等了一会儿便正式开始了,一套常见的开场过后,便是一个小游戏——蒙住双眼的新郎摸五个人的无名指,猜出哪一位是新娘。
也许真的是心有灵犀,新郎成功地猜中了。主持人让他再次确定后,便让新郎与真新娘亲嘴。“爽不爽?”主持人把话筒递到其中一个男人那,“爽!”雄浑的男音一出来,全场大笑。
主持人又一次让新郎确定,见新郎没有改变想法,便让刚刚喊话的男人站在他面前,准备揭晓。
台下的若白努力地憋笑,肖奈也很给面子的笑了笑,肖星曦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,但看见别人笑,自己也笑了。
当新郎蒙眼的布摘下,看见面前的人,疑惑地看向主持人,“你是选对的……”“噗……”台下已经有几个人控制不住而发出了笑声,若白也憋不住了,笑到咳嗽起来,肖奈轻轻地拍打他的背。
这时台上的新郎倒是显得有点尴尬,连推带说地把那几个男人弄下台,完了才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双方父母发言后,就有服务员上菜了。若白试过觉得不错,选了几样菜让跟旁桌小孩玩的肖星曦回来吃,最得肖星曦喜爱的是伊面,好吃到让他比平时多吃了几口。肖奈也有吃,但若白看出他今天要比平时吃他做的要少。
婚宴的场地离他们住的地方还是有一定距离,吃完饭歇了会若白便让肖奈去把车开出来,肖奈自然是赞同的,他本就不太喜欢待在这种地方,今天为了若白才破例一次而已。
睡意渐浓的肖星曦抵挡不住,坐车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肖奈开口想说些什么,余光见若白把食指放在嘴唇上,动了动也没说。若白刚准备把手放下,肖奈的唇便碰上到手指,若白忽地脸上一热,暗暗庆幸这是晚上肖奈看不到他的变化。

——
番外剧场
若白:对了,你之前在车上想说什么啊?
肖奈:想说‘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像他们一样有个定情信物,定做一个也好’。
若白:猝不及防又被撩
但后来若白真的没有想到肖奈真的去定做了,一对挂着银戒指的项链,对此肖奈是这样回应的:“我希望我们能光明正大地戴着他,这样也不必遭受别人的异样眼光。”

我觉得这是官方牌水仙发糖(๛ ˘ ³˘)

【肖奈×若白】打boss

肖奈平时因为工作没太多时间玩网游,也不太想荒废掉,便让若白闲下来时帮忙打理。
对于若白来说这可以算得是一桩难事,虽然知道如果做不好肖奈不会怪他,但还是很小心翼翼地去操作。没什么经验的他只能做些简单的任务、领奖励、照顾灵兽,尽量把存在感降到最低。
某天下午若白正在做任务,肖奈的某好友让他一起打boss,不知所措的若白回了句“抱歉,有事要做”就匆忙下线,连任务奖励都没去领。
晚上肖奈跟好友打完boss,好友提起下午让肖奈去打boss时没像往常回“稍等”,肖奈笑笑,“那是我朋友,他不太会玩”
回完转头问若白:“下午怎么不去跟人打boss?”
若白有点委屈地小声道:“我担心打不好,毁了你‘大神’的名号。”
肖奈的手指轻轻划过若白的鼻尖,“名号毁了可以再建,可夫人玩得不尽兴就是我的错了。”
——
若白:我可以说我被撩到了吗?

(不知道有没有人能get到肖奈说的朋友其实指的是男朋友……)

【肖奈×若白】烧烤

懒癌发作拖了挺久的,应该是月更了吧(・・)

肖奈这几天回公司总能看见脸上写着“疲劳过度”的员工,干脆放个小短假,带上要好的四人开车去外地烧烤。
因为去得晚,到那里已经是中午。饿得肚子咕咕叫的几人,看向还没熟的食物,又用怨念的眼神看向有东西吃的一家三口。
非常有先见之明的若白担心肖星曦饿着,带了些小饼干和面包,没想到真派上了用场,三人也不至于像其他人那么饿。
郝眉最先忍不住,对吃的正欢的三人喊道:“若白,你分我点呗。”“你问肖奈。”
“肖奈……”“你不用问了,我不会给你的。”
“星曦~”肖星曦递了几块给郝眉。
郝眉感动地吸吸鼻子,郑重接过,果然没白疼啊。但才吃了一点,剩下的就被另外两人抢走了。郝眉正想追上去找算帐,听见ko叫他过去帮忙,瞪了他们一眼便走向ko。
没过多久就烤好了,若白拿起一串,先让嘴馋的肖星曦尝了几口,才吃起来。肖奈走来张开嘴,示意让若白喂他。若白顺从地递到他嘴边,下一秒只剩光溜溜的叉子。
肖奈看着若白又拿起一串吃,笑容里满是宠溺,柔情似水。
于半珊和丘永侯嚷嚷着要喝啤酒,肖奈打发他俩去买酒顺便买些饮料。
之后打闹着居然也到了傍晚,见天色已晚众人也收拾东西打算回家了。
若白把玩累的肖星曦哄睡着后才坐到副驾驶位,刚坐下肖奈便突然靠近,若白有些发懵地问了一句“干嘛?”,接着肖奈的唇便附了上来,然后听见“啪嗒”一声。
“吻你,顺便帮你系安全带。”

可以说是很戳腐女心了👌

【肖奈x若白】深夜小剧场

(∑三三三 假车来了
上车就不用投币刷卡了,点个赞就行و )

肖奈回到家时,已是深夜。他打开客厅的灯,放下物件换上拖鞋,卸下一身疲惫。
肖奈轻轻扭开门把手,看见了熟睡的两人。肖星曦大抵是因为常跟若白,连睡姿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不同的是肖星曦被喂得好,显得肉乎乎的。肖奈见了也不禁失笑。
他正想转身离去,若白却起了身,“肖奈?你回来了?”
若白跟肖奈一起走到了客厅,肖奈的肚子不适时地小声“咕”了一声。“我去给你煮个面。”
肖奈便坐在沙发上等若白,说是等,其实是看。厨房是开放式的,可以看得很清楚。
平时的肖奈并没有太多时间细看若白,所以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若白其实真的很好,若白虽在某些方面弱过肖奈,但总体来说他要比肖奈好,毕竟自己的性格和生活技能的确不如若白。若白也是会闪闪发光的那种人,相处久了就能发现他的好。肖奈先前没有去想过以后相伴在身边的人,现在看来,若白无疑是一位再合适不过的恋人。
若白没多久便把面做好了,很简单的家常面,肖奈却吃得津津有味。
吃完的肖奈绕到若白身后,把头靠在他的肩上,“好看吗?”若白把手中的报纸折好,放在桌上,“还没你好看呢。”说完耳朵不争气地泛红了。
肖奈倒也没戳破若白,笑着说:“今天我们去隔壁房睡吧,你回去就把肖星曦吵醒了。”“好。”
若白一向睡得快又安稳,就快入睡时感觉有什么突然搭在了自己腿部。“放回去。”肖奈的腿丝毫不动,甚至还用手环住若白的腰。
侧睡的若白只能用力推开肖奈的腿,正要推开手却被肖奈趁机握住,十指相扣。
握了一会儿,感到不舒服的若白开口:“你先松开手,让我转身行吗?”
肖奈听话地松开手,再次握上若白的手时,得逞地笑了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