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柒

吃下这颗奶白糖!

一点脑洞⬆️

【肖奈×若白】朋友的婚宴

(来啦来啦~抱歉久等了,是个混更不要介意,上学就忙了,拖着拖着变成了现在才发。之前和母上去参加过,感觉情节还挺有趣就写了)

“肖奈你去不去参加婚宴?”“你要去?”
“对啊,那是我高中同学。”“你觉得呢?我得去看着你啊。”

——
若白要去参加的是他高中班长的婚宴,那时两人座位离得不远,自然就熟络起来,毕业后也有来往。这次婚宴便是邀请了若白和其他好友来参加,剩余的是家人亲戚和工作朋友,足见两人的关系之好。
离开始还有一段时间,各桌的人都到得差不多了,若白一行人刚坐下不久,桌子就坐齐人了。
肖星曦第一次来这种大场合,拉着若白左逛逛右逛逛,把整个场地逛完了才回到座位上吃糖。
等了一会儿便正式开始了,一套常见的开场过后,便是一个小游戏——蒙住双眼的新郎摸五个人的无名指,猜出哪一位是新娘。
也许真的是心有灵犀,新郎成功地猜中了。主持人让他再次确定后,便让新郎与真新娘亲嘴。“爽不爽?”主持人把话筒递到其中一个男人那,“爽!”雄浑的男音一出来,全场大笑。
主持人又一次让新郎确定,见新郎没有改变想法,便让刚刚喊话的男人站在他面前,准备揭晓。
台下的若白努力地憋笑,肖奈也很给面子的笑了笑,肖星曦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,但看见别人笑,自己也笑了。
当新郎蒙眼的布摘下,看见面前的人,疑惑地看向主持人,“你是选对的……”“噗……”台下已经有几个人控制不住而发出了笑声,若白也憋不住了,笑到咳嗽起来,肖奈轻轻地拍打他的背。
这时台上的新郎倒是显得有点尴尬,连推带说地把那几个男人弄下台,完了才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双方父母发言后,就有服务员上菜了。若白试过觉得不错,选了几样菜让跟旁桌小孩玩的肖星曦回来吃,最得肖星曦喜爱的是伊面,好吃到让他比平时多吃了几口。肖奈也有吃,但若白看出他今天要比平时吃他做的要少。
婚宴的场地离他们住的地方还是有一定距离,吃完饭歇了会若白便让肖奈去把车开出来,肖奈自然是赞同的,他本就不太喜欢待在这种地方,今天为了若白才破例一次而已。
睡意渐浓的肖星曦抵挡不住,坐车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肖奈开口想说些什么,余光见若白把食指放在嘴唇上,动了动也没说。若白刚准备把手放下,肖奈的唇便碰上到手指,若白忽地脸上一热,暗暗庆幸这是晚上肖奈看不到他的变化。

——
番外剧场
若白:对了,你之前在车上想说什么啊?
肖奈:想说‘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像他们一样有个定情信物,定做一个也好’。
若白:猝不及防又被撩
但后来若白真的没有想到肖奈真的去定做了,一对挂着银戒指的项链,对此肖奈是这样回应的:“我希望我们能光明正大地戴着他,这样也不必遭受别人的异样眼光。”

我觉得这是官方牌水仙发糖(๛ ˘ ³˘)

【肖奈×若白】打boss

肖奈平时因为工作没太多时间玩网游,也不太想荒废掉,便让若白闲下来时帮忙打理。
对于若白来说这可以算得是一桩难事,虽然知道如果做不好肖奈不会怪他,但还是很小心翼翼地去操作。没什么经验的他只能做些简单的任务、领奖励、照顾灵兽,尽量把存在感降到最低。
某天下午若白正在做任务,肖奈的某好友让他一起打boss,不知所措的若白回了句“抱歉,有事要做”就匆忙下线,连任务奖励都没去领。
晚上肖奈跟好友打完boss,好友提起下午让肖奈去打boss时没像往常回“稍等”,肖奈笑笑,“那是我朋友,他不太会玩”
回完转头问若白:“下午怎么不去跟人打boss?”
若白有点委屈地小声道:“我担心打不好,毁了你‘大神’的名号。”
肖奈的手指轻轻划过若白的鼻尖,“名号毁了可以再建,可夫人玩得不尽兴就是我的错了。”
——
若白:我可以说我被撩到了吗?

(不知道有没有人能get到肖奈说的朋友其实指的是男朋友……)

【肖奈×若白】烧烤

懒癌发作拖了挺久的,应该是月更了吧(・・)

肖奈这几天回公司总能看见脸上写着“疲劳过度”的员工,干脆放个小短假,带上要好的四人开车去外地烧烤。
因为去得晚,到那里已经是中午。饿得肚子咕咕叫的几人,看向还没熟的食物,又用怨念的眼神看向有东西吃的一家三口。
非常有先见之明的若白担心肖星曦饿着,带了些小饼干和面包,没想到真派上了用场,三人也不至于像其他人那么饿。
郝眉最先忍不住,对吃的正欢的三人喊道:“若白,你分我点呗。”“你问肖奈。”
“肖奈……”“你不用问了,我不会给你的。”
“星曦~”肖星曦递了几块给郝眉。
郝眉感动地吸吸鼻子,郑重接过,果然没白疼啊。但才吃了一点,剩下的就被另外两人抢走了。郝眉正想追上去找算帐,听见ko叫他过去帮忙,瞪了他们一眼便走向ko。
没过多久就烤好了,若白拿起一串,先让嘴馋的肖星曦尝了几口,才吃起来。肖奈走来张开嘴,示意让若白喂他。若白顺从地递到他嘴边,下一秒只剩光溜溜的叉子。
肖奈看着若白又拿起一串吃,笑容里满是宠溺,柔情似水。
于半珊和丘永侯嚷嚷着要喝啤酒,肖奈打发他俩去买酒顺便买些饮料。
之后打闹着居然也到了傍晚,见天色已晚众人也收拾东西打算回家了。
若白把玩累的肖星曦哄睡着后才坐到副驾驶位,刚坐下肖奈便突然靠近,若白有些发懵地问了一句“干嘛?”,接着肖奈的唇便附了上来,然后听见“啪嗒”一声。
“吻你,顺便帮你系安全带。”

可以说是很戳腐女心了👌

【肖奈x若白】深夜小剧场

(∑三三三 假车来了
上车就不用投币刷卡了,点个赞就行و )

肖奈回到家时,已是深夜。他打开客厅的灯,放下物件换上拖鞋,卸下一身疲惫。
肖奈轻轻扭开门把手,看见了熟睡的两人。肖星曦大抵是因为常跟若白,连睡姿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不同的是肖星曦被喂得好,显得肉乎乎的。肖奈见了也不禁失笑。
他正想转身离去,若白却起了身,“肖奈?你回来了?”
若白跟肖奈一起走到了客厅,肖奈的肚子不适时地小声“咕”了一声。“我去给你煮个面。”
肖奈便坐在沙发上等若白,说是等,其实是看。厨房是开放式的,可以看得很清楚。
平时的肖奈并没有太多时间细看若白,所以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若白其实真的很好,若白虽在某些方面弱过肖奈,但总体来说他要比肖奈好,毕竟自己的性格和生活技能的确不如若白。若白也是会闪闪发光的那种人,相处久了就能发现他的好。肖奈先前没有去想过以后相伴在身边的人,现在看来,若白无疑是一位再合适不过的恋人。
若白没多久便把面做好了,很简单的家常面,肖奈却吃得津津有味。
吃完的肖奈绕到若白身后,把头靠在他的肩上,“好看吗?”若白把手中的报纸折好,放在桌上,“还没你好看呢。”说完耳朵不争气地泛红了。
肖奈倒也没戳破若白,笑着说:“今天我们去隔壁房睡吧,你回去就把肖星曦吵醒了。”“好。”
若白一向睡得快又安稳,就快入睡时感觉有什么突然搭在了自己腿部。“放回去。”肖奈的腿丝毫不动,甚至还用手环住若白的腰。
侧睡的若白只能用力推开肖奈的腿,正要推开手却被肖奈趁机握住,十指相扣。
握了一会儿,感到不舒服的若白开口:“你先松开手,让我转身行吗?”
肖奈听话地松开手,再次握上若白的手时,得逞地笑了笑。

同人【肖奈x若白】游乐园小剧场+520小剧场

赶个520的小尾巴~

【游乐园】(人设有些崩了哈哈)
肖星曦很开心,因为他终于可以去游乐园玩了。一进门便冲到了旋转木马那,选了匹白马,坐在上面开心地扭头看四周。两个大人则找了个阴凉的地方站着等。
接着肖星曦玩完小海盗船后就被肖奈丢到了儿童游乐区,自己和若白玩去了。
离的最近的是鬼屋,便走到了鬼屋门前。“我怕鬼。”若白向肖奈投去不信任的目光。“真的。”若白开始动摇了,“那怎么办?”“你牵着我的手走。”
若白觉得肖奈其实不怕鬼,只是单纯想牵他的手而已,再想想牵手也不是不可以,便答应了。
若白其实猜对了,肖奈的确不怕。当两人走出来的时候,表情十分平静,仿佛刚刚在散步一样,倒是后面的几个女孩被吓得哇哇大叫。
之后去玩了大海盗船,迎面而来的风吹得两人的头发有些凌乱。肖奈笑着伸手揉了一把若白的头,头发变得更乱了。若白有些无语地看着肖奈难得孩子气的动作,“弄回去。”话毕,肖奈便乖乖地帮若白顺毛。若白也好心地【划掉】帮肖奈整理了下头发。
摩天轮要排队,肖奈便和若白玩起了石头剪刀布。输多赢少的若白抬头瞪了一眼肖奈,肖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这一轮若白赢了。
摩天轮的座位两人各坐一边,没过多久肖奈起身坐到了若白身边,若白有些不自在地扭头看窗外。风景很好。
“肖奈你看……”肖奈吻上了扭头的若白。肖奈没有深入,若白也没有抗拒,这个吻绵长而深情。
离落地还有一段距离时,肖奈停下了。
“一会……去给星曦买棉花糖吃?”
“好。”
“你要不要?”
“要。不过棉花糖可比不上夫人好吃。”

【520】
若白发现今天来道馆的人少了,来训练的人也有些心不在焉。
“今天这一个个都是怎么了?”胡亦枫拍了一下若白的肩膀,“今天520嘛。”胡亦枫看着还是疑惑不解的若白,继续科普:“520谐音我爱你。”
若白想起来道馆时看见广场上摆着鲜花,当时他还奇怪,现在想来也是因为这个日子。
上一年的今天若白也只是把它当作平常的日子来过,那天貌似肖奈还挺忙的。
那今天做多点他们爱吃的吧。若白边收拾东西,边思考晚上该做些什么菜。
手机的提示音响起,肖奈发了个红包给若白。
若白明知故问地回复:“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”
“我爱你的日子”

同人【肖奈x若白】肖星曦

(此文脑洞是我与闺蜜 @阿漾-Yang- 的【共有】,文是我写的。
肖星曦和胡亦辰的独立小故事如果有人想看就说一声,不然就不写了哦‾ー‾*)

【序】肖奈思考着如何让父母见到若白时留下一个好印象,最后决定领养一个小孩。肖奈有一个朋友是孤儿院的院长,在她的帮助下肖奈很快就办好了手续,选了一个活泼懂事的小孩,取名肖星曦。

【难写的“曦”字】
4岁半的肖星曦跳起来按响了门铃,是胡亦枫开的门。“曦曦又来找妹妹玩啦?”“嗯。”肖星曦跑到胡亦辰身边,“辰辰妹妹,我们来写字吧。”胡亦辰不满地嘟起嘴,肖星曦已经让她写了两天了。肖星曦把本子和笔放到桌上,“来。今天我们来复习‘曦’字。”“不要!”完全没听进去的肖星曦一把握住胡亦辰的小肉手,不一会儿,一个歪歪扭扭的“曦”字就出现在了纸上。“嗯不错,有进步……”
事后,胡亦辰找她爸投诉,结果胡亦枫语重心长地回了一句——“曦”字只是你写字生涯中的一个必经的挑战之一,你还要经历好多呢。
于是我们的胡亦辰非常机智地找到了肖奈。
“肖奈叔叔,曦曦哥哥欺负我。”“他怎么欺负你啦?”“他逼我写字!还让我写了好多次“曦”字!”肖奈听完笑出了声,接着脸色一变,严肃地说:“我知道了,我会回去好好教育他的。”
“肖星曦,过来。”肖星曦跑了过来。“你今天干什么了?”“我今天找辰辰妹妹玩了。”“嗯?”一见肖奈语气忽变,肖星曦便老实交代了。
听完,肖奈拿起《古诗词100首》,翻了几页,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“大江东去,浪——”肖星曦打了个哈欠,才继续说下去,眸中满是困意。“故垒西边,人道是,三国周郎赤壁。”“故垒西边,人道是,三国周郎……”肖奈低头一看,肖星曦居然把头靠在肖奈身上睡着了。肖奈把书放下,把肖星曦抱到床上,关门走了出来。“也是,玩了半天,哪有不累不困的。”肖奈低声说。
后来,肖星曦再一次让胡亦辰写字时给了她两根棒棒糖当封口费,并让她不要再让肖奈得知。肖星曦吃着棒棒糖,心里默默想:那我告诉若白叔叔好了。

【吃糖】
周六的肖奈和若白都还要上班,也不放心让肖星曦给别人照顾,若白便把他带到了道馆。
“星曦,在这里乖乖呆着等爸爸回来。”看见肖星曦认真地点了头,若白才放心离开去拿脚靶。
若白离开没多久,一群早到的小师姐便围住了肖星曦。“小朋友真可爱。”“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啊?”……
肖星曦很淡定地说了一句:“爸爸让我别跟陌生人说话。”小师姐们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若白的话打断。“谁再围着他的,500个蛙跳!”
所有人立马回到了自己该站的地方,默默祈祷被罚的人千万不要是我……
“有没有被吓到?”若白担忧地看着肖星曦。“没有。”“好,那你……”“爸爸,我想吃糖。”“不可以。”若白扭头,让自己不去看肖星曦楚楚可怜的样子。
这时候胡亦辰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一脸得意地秀着手上的棒棒糖,“想吃吗?就不给你哈哈。”然而下一秒她手一松,棒棒糖便掉在了地上,胡亦辰欲哭无泪地向范晓萤要糖吃。
“范晓萤。”“在!”“去给他买糖。”“可是若白师兄……”“去。”范晓萤把自家女儿抱自己大腿的手拿开,跑了出去买糖。
没人管的两个小孩在追逐打闹中度过了一天。

【彩蛋——蛀牙】
肖星曦小朋友很喜欢吃糖,但肖奈为了防止他吃多了蛀牙,尽可能地不让他多吃。平时馋得不行的肖星曦就只能干瞪着胡亦辰的棒棒糖羡慕嫉妒恨。
在肖星曦数次的诉苦下,心软的若白终于抵挡不住,瞒着肖奈给他买了棒棒糖。
某天,肖奈被若白拉到了肖星曦面前。“干什么?”肖奈有些疑惑。“星曦有些话要跟肖奈爸爸讲,是吧?”若白用眼神示意。“嗯嗯!”若白压低声倒数:“三,二,一。”“我们的目标是——没有蛀牙!”肖奈看着面前异口同声的父子俩,愣了一下,接着发出了爽朗的笑声。
若白的努力并没有白费,肖奈对肖星曦吃糖这方面倒是放宽了些。

(我:文主要突出——
    漾:肖星曦
    我:奈白【的伟大父爱】
    两人:哈哈哈……)

同人【肖奈x若白】早安吻小剧场

“起床啦,小懒猫。”若白把在床上的肖奈叫醒。
肖奈坐起,慵懒地半眯着眼,“夫人怎知我懒?嗯?”
虽然这几天肖大总裁都在忙,经常加班到深夜,好不容易放假,想起晚一点,但一直认为“早睡早起身体好”的若白,还是非常按时地来叫他起床。
“嗯……那中午睡觉补眠。不过你现在必须得起来。”若白直接无视掉肖奈的问题。
“起来也可以,不过……”肖奈朝若白招手,示意他过来。若白走前了几步,“过来。”若白只好又走前了几步。
肖奈低沉的嗓音出现在若白耳畔,“夫人,我的早安吻呢?”右手顺便抱住了他的腰。
若白神色如常,耳朵却是开始泛红。“你先放开我。”
“不行,万一你跑了怎么办?”“我能跑到哪里去?”
肖奈点头,好像说的也对。便乖乖【划掉】收回了手。
若白看着近在咫尺的人,犹豫片刻,飞快地扑上去亲了一口脸颊便缩了回来。
肖奈用手指着嘴唇,“是亲这。”
若白深呼吸一番,下一秒,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肖奈嘴唇上。接着丢下一句“我去做早餐”便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。
肖奈失笑,触碰的手指似乎还能感觉到嘴唇上的余温。
下次还是自己主动些好了,毕竟,夫人会害羞……